苏醒的时候到了

人是互相需要的,尽管互相需要的人未必容易相处。

——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,未免太晚了一些。

另外还想着,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读研究生。最初的想法是摆脱本科双非的噩梦。但糟糕的事情是,我漏了一件事:

我把以前学的本领丢了。

关于电子电路的、关于信号与系统的,甚至是从前我最喜欢用的C语言的,tricks和essentials,居然都不完全想得起来了。

这样一来,不就变成了徒有学历却什么都不会的笨蛋吗?

又想起来,谈了近十年女朋友也丢了。

哪里,出了差错。

今天的我和本科的我,和高中的我,就像脱节了一样,活着的证据出现了真空地带。如果把年龄横坐标,高光时刻的记忆当作纵坐标,画出曲线的话,过去的两年无疑出现了怪异的极小值。

苏醒的时候到了。要唤醒曾经的那个我,就要像曾经的那个我一样自律才行……

灯下记五组

隙间

一直想写点什么,一直都在摸鱼,没有写。不知道什么时候意识到的,创作也是需要集中精神,花上一段时间完成的东西。不管有没有读者看,也应该写出值得咀嚼或者思考的文字。(你说的这个读者到底是不是你自己)

但是,如果没有人看的话,就算这个网站坚如磐石,屹立百年都不消失。没有人看的话,跟不存在有什么区别?

所以这个读者多半是我自己。为了记录下幼稚或者苦闷的点点滴滴的心路。为了告诉自己,这是我活着的证据。

归家

好久没有回家了。刚才,那是古城墙吗?

我所长大的这个城市,承载了太多的回忆啊……关于祖父祖母的回忆,关于初恋的回忆,关于稚嫩的初中生活,关于并不成熟的高中生活……

第一次,第一次感觉到家里的菜是那样的美味,北京的烤鸭也好,火锅也好,都不能及芦蒿、茭白、盐水鸭的万分之一。以至于回到学校之后感到晚饭难以下咽。

本心

笔记本上记过这样的话

到底成为什么样的人呢?
是八云紫那样暗中观察却又能掌握一切的大妖怪吗?是古明地觉那样的读人心的八卦妖怪吗?是魂魄妖梦那样默默习剑,辛勤打理白玉楼的妖怪吗?

又想到,自己是不是为了守护什么或兑现什么承诺而存在的呢?然而好像答案并不那么明显。前一篇blog提到“生即是罪业”,虽然现在我有点对这个提法感到不快,但是处在逆境之时,还是会这么想:人生,大概就是由许许多多的苦修组成吧。

最后决定成为一个人。一个温柔而坚毅的人。

遐思

我们看到的影视剧,漫画小说新闻,反映的都是各种方面。然而完整的人是由琐碎构成的,由琐碎巧妙地拼接成一篇一章壮丽的“个人史诗”,这才是最真实的人生。

离题

斩断迷惘的楼观剑,却斩不断回忆。因为那是它曾经守护过的东西。

“被需要的感觉,被认同的感觉”
是那样吗?

安全感
这种东西,我真的给予过她吗?

偶然的成功比失败更可怕

前面还说过“关于爱和关于恨的魔法,是最强大的魔法;伟大的人总是对两者皆驾轻就熟。” 驾驭仇恨、怨恨的力量,真是了不起啊。

但是,最重要的是爱吧。

决裂

“这都是你的错!”,我拔出剑,“两年前你就不该给我留这一条命!”

帽子遮住了紫大人的脸,我看不到她的表情。

“哦?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你自己废柴吗?”,紫冷冷的说。

愤怒充斥着我的身体,冲昏了我的头脑。虽然觉得她说的不无道理。不甘、委屈、怒火让我焦灼。我冲了上去,却落入隙间。

无数紫色的鬼眸中,倒映着过去发生的,特别是,大学毕业之后发生的事情——很多事情我自己都想不起来了。

这几年活着的证据,连自己都不记得了。

紫色的针,像箭雨一样穿过身体,是肝胆俱裂的感觉。一只手掐住了我的脖子。世界崩塌了。身下仿佛是三途川岸盛开的彼岸花海。

……

如果说,生即是罪业,那,活着的时候尚不能给自己渡劫,死后岂不是万劫不复?

想到这些,我突然被自己吓醒了,或者说“吓得从血泊中爬了起来”。

我的手里仍然握着唐伞妖怪赠予我的剑。

“逃也没有用的”不知谁的话语萦绕不去。我不会再逃避了。

成为妖怪的想法,终究是违背天道的。从现在起,我将作为一个“人”活下去。

地之色乃黄色

感觉长时间不写点什么,不思考点什么在写下来,就是一种罪过。

我喜欢用隐喻和指代。这个世界就是充满了隐喻和指代。教科书上的定理,公式,看似只有一行,其实有许多变换。人与人之间的交流,话语之间总能体味出字面之外的意味。

思考是痛苦的。然而正是思考这件事本身让人、让每一个个体独立起来。人的本能是回避痛苦的事情,因而思考本身也不得不刻意而为。写作便是一种强迫自己思考、沉淀的方式。尤其是读者的层次分布越多,对思考的要求也越高。(当然我这种没有看的文章记记流水账也可以吧)

小时候很讨厌写作文,认为写作文就是没话找话,没事找事。现在的情况似乎有些颠倒,有太多的思绪可以展开,落笔之时(实际上是敲键盘)却不知如何深入,或者琐事繁多干脆就“咕咕咕”了。——尽管如此,在这个人人都面对信息过载的时代,还是应该努力抽出时间想点什么,写点什么。

从前总是以“没有时间”作为借口。确实,随着年龄的增长,身份角色的转变,可自由随意支配的时间真的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。从来没有人教过我们时间管理的知识(也许可以掏两个钱去在线培训课程上学习一下),但这并不能称为停止思考、停止思想转变(进步)的借口。这种情况下,牺牲某些活动的时间(比如游戏时间和水贴吧的时间)更加可行。

唔,该去吃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