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久没有写杂记了

我的硝子在哪里呢?

想到这个问题我就反悔了,或者说觉得很好笑。虽然小学的时候确实某种程度上成为了欺凌者的帮凶,但是……我也是个被欺凌的受害者呢……哎好像有点跑题了。其实我觉得《声之形》讲述的是少男少女们成长为“更好的人”的故事,bully只是其中一条重要的线索吧。

“我的硝子在哪里?”大概是笔者刚刚(?)经历分手感到很痛苦的一种表达吧(苦笑)。

哎呀但是想到以前的事情,就觉得……好多重要的事情(代表青春的事情?)没有做啊!如果说参加物理竞赛算的话,如果说参加华南理工自主招生考试算的话。但是在别人眼中是这样吗?参加模拟联合国协会,西装笔挺的样子好像有点帅但是又有点滑稽。创新物理实验选修课上做钢管乐器,还有做小球过山车。好像也很充实。可惜数学没学好。事实数学这一门课从中考一直炸到了高考以及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。搞笑的是我在大一大二的时候还拿过数学竞赛的奖。

选择,就一定会有遗憾吗?真想知道平行世界中的我是什么样子的……踏入命运不同支流的我,是什么样子的呢?

成长的代价

其一是时间。 “变老是必修课,变成熟是选修课” ,虽然很难说,但总有个deadline在那里。关于“成长”,直观的反映是他人对自己行动的回应。“应该怎样怎样”,“这样做得好”,“这样做得坏”,诸如此类得评价。大概得到好的评价就是成长,坏的评价就是应该反思。大概这就是父母为什么说“早点融入社会”(获取更多反馈)。另外一方面来说,有一天突然意识到“以前不该这么做的”,真是一件让自己惭愧的事情。

其二的事情,或者说“其他的事情”,我不知道如何用一个词概括。就像古语“事非经过不知难”所说,有些坑真是非踩不可。(立刻回想起本科学生干部的经历)。说到基层学生和领导之间的种种矛盾,我真的不知道我那样做是不是合适。对上负责,对下要处好关系,还不能丢失所谓的“原则”,这种程度的事情,我觉得我没有做好。性格的缺陷吗?还是经验不足?(不过回想起来,我从来没有主动学习过做得“好”的人是怎么做的)。

如何关心别人?问得好。关心家人?关心爱人(女朋友)?关心朋友?甚至关心自己厌恶的人?是我太过“冷漠”了吗?好像和谁的想法都不能完全融合到一起去一样。明明是旧友,却也不知怎么开不了联系的头,慢慢生疏了起来。这样的事情,究竟是为什么呢?——然而大多数时候,我都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吧。不,是连这方面想都没想。

今天就写这么多吧,该睡了呢……

不向神明祈愿,却向妖怪倾诉

紫大人,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在暗中观察,如果有的话,那请听我说吧。

关于人性,关于自己,关于家庭。想了很多。虽然大概率是这两天休假看的电影触发,但是我并不想在这里讨论关于电影的评价。假期就要结束了,实习、论文,终于还是要正面面对的了。其实我很久没有用长篇文字的形式记录自己的反思了,从高中毕业后,就没有了。

人们常说,要遵循自己的本心。但是自己的本心到底是什么呢?人的本性是懒惰,是能躺着绝不坐着。而我要面对的,是社会,是家庭,最重要的,是我自己。除了不能和“本性”相混淆,大概所谓本心就是做自己的英雄,做自己觉得了不起的事情吧。

到底什么是了不起的事情,有点关于社会和个人的辩证法的味道。我觉得可能是简单又不简单的事情吧。恪守规矩,不被潜规则绊倒,这是说出来的简单。一次又一次的抗争,被挫败,气馁,但是仍心怀不甘,并用其他方式继续着抗争,这是不简单。哎呀本来只是想宣泄一些被电影揪得紧紧的心,不知不觉跑题了呢……

紫大人是大妖怪吧。寿命上远远长于人类,做的事情也不能被人甚至其他妖怪理解。甚至有的时候还要卖出破绽让人击败,对吗?对不起我不应该以人的角度来揣测您的动机……

表面上要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暗地里却要想着如何努力,想着不能被周围的人轻易地超过。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?是本科吗?得到微不足道的成绩(如果能称得上成绩的话),得到很多次“微不足道的成绩”,便以为自己还很厉害,是这样的吗?一边想着人外有人,一边又有点沾沾自喜——从高中开始就是这样的了吧!

我想起来前女友(叫初恋也行吧)的闺蜜说,她喜欢你是因为她有圣母情结。我曾经看起来很可怜吗?或者说我从来就没有意识到?

继续阅读“不向神明祈愿,却向妖怪倾诉”

萃香、鬼凤凰以及梯度下降

如果我有虚影,那一定有两个,一个是着黑袍、佩七星剑的本我,还有一个是来自失乐园的小小的百鬼夜行。

这一切真是混沌。我想以谁的形象出现,我就以他/她的形象出现。甚至我可以让两个形象并肩作战。

鬼族的力量一定会反噬我吧。我想。那么两个形象的决死一战也是不可不免了。剑深深插入她的胸膛,她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。

“很好。”

原来鬼也是不死的吗?可是她毕竟倒下了。但是我又念叨“鬼可能不会死”。就像凤凰涅槃一样,燃烧殆尽的瞬间获得重生。

但是这凤凰,竟然是鬼凤凰。鬼凤凰,是真正的凤凰吗?或者无数次涅槃后,鬼凤凰竟成为了真正的凤凰吗?

继续阅读“萃香、鬼凤凰以及梯度下降”

晚间遐思

偶然的某个晚上,回忆起祖父的葬礼。原来我爷爷还在军队里面立过各种四等功?然后突然感到精神上一阵震动,仿佛与什么产生了共鸣一样。

原来某些东西真的是刻在基因深处代代相传的吗?不大不小的四等功,一如我的蓝桥杯和数学竞赛。边缘化了的奖项,无非是渴望获得认同罢了。他人看来是上进心的成分,也许并不单纯吧。怨恨、不甘是催动前进的真正的幕后黑手,可是一旦稍有成就便会松懈下来吗?!

如果遗传是种诅咒,那么变异才是破咒的方法。

继续阅读“晚间遐思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