决裂

“这都是你的错!”,我拔出剑,“两年前你就不该给我留这一条命!”

帽子遮住了紫大人的脸,我看不到她的表情。

“哦?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你自己废柴吗?”,紫冷冷的说。

愤怒充斥着我的身体,冲昏了我的头脑。虽然觉得她说的不无道理。不甘、委屈、怒火让我焦灼。我冲了上去,却落入隙间。

无数紫色的鬼眸中,倒映着过去发生的,特别是,大学毕业之后发生的事情——很多事情我自己都想不起来了。

这几年活着的证据,连自己都不记得了。

紫色的针,像箭雨一样穿过身体,是肝胆俱裂的感觉。一只手掐住了我的脖子。世界崩塌了。身下仿佛是三途川岸盛开的彼岸花海。

……

如果说,生即是罪业,那,活着的时候尚不能给自己渡劫,死后岂不是万劫不复?

想到这些,我突然被自己吓醒了,或者说“吓得从血泊中爬了起来”。

我的手里仍然握着唐伞妖怪赠予我的剑。

“逃也没有用的”不知谁的话语萦绕不去。我不会再逃避了。

成为妖怪的想法,终究是违背天道的。从现在起,我将作为一个“人”活下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