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之色乃黄色

感觉长时间不写点什么,不思考点什么在写下来,就是一种罪过。

我喜欢用隐喻和指代。这个世界就是充满了隐喻和指代。教科书上的定理,公式,看似只有一行,其实有许多变换。人与人之间的交流,话语之间总能体味出字面之外的意味。

思考是痛苦的。然而正是思考这件事本身让人、让每一个个体独立起来。人的本能是回避痛苦的事情,因而思考本身也不得不刻意而为。写作便是一种强迫自己思考、沉淀的方式。尤其是读者的层次分布越多,对思考的要求也越高。(当然我这种没有看的文章记记流水账也可以吧)

小时候很讨厌写作文,认为写作文就是没话找话,没事找事。现在的情况似乎有些颠倒,有太多的思绪可以展开,落笔之时(实际上是敲键盘)却不知如何深入,或者琐事繁多干脆就“咕咕咕”了。——尽管如此,在这个人人都面对信息过载的时代,还是应该努力抽出时间想点什么,写点什么。

从前总是以“没有时间”作为借口。确实,随着年龄的增长,身份角色的转变,可自由随意支配的时间真的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。从来没有人教过我们时间管理的知识(也许可以掏两个钱去在线培训课程上学习一下),但这并不能称为停止思考、停止思想转变(进步)的借口。这种情况下,牺牲某些活动的时间(比如游戏时间和水贴吧的时间)更加可行。

唔,该去吃饭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