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来的领导者?

此文为整理草稿箱时发现的半成品。然而并没有按照当时的思路写完的必要了,因此我补充了另一个结尾。

选读阮一峰《未来的幸存者》,有感,遂作此文,整理一下思路。

在读研究生之前,我一直在想,就业到底是什么样的。进来之后,见闻师长师姐就业实习经历,恐工作不好找。但事实究竟是怎样的呢?

Technician and Society Evolution

现实一点地说,死板的混一个硕士文凭,那还不如不要读。既然好不容易得到了3年难得的还算悠闲的时间(和我想象中那种忙到死却没有发展机会的工作相比),应该做点什么呢?

阮一峰这文是把创业表扬了一番。我自己也曾经,脑袋里不止一次地掠过创业这两个字,但却从来没有深刻挖掘创业是什么,怎么创业,以及最重要的,如何通过创业“闷声发大财”。

What does the market, the populace and the authority want?

未来的市场需要什么?未来的市场不需要没有脑子的人,未来的市场可能也不需要有脑子的人。这话怎么说?初级的自动化技术越来越便宜,非脑力劳动者正被迅速取代;高级自动化技术,或者叫人工智能,也正出现取代需要有脑子的人操作的,比如驾驶,这样的技术。

另一方面,技术的极度进步,有可能使得政治发展到一种奇特的境界(jí权?)。模式识别一边追踪着嫌疑人,一边却在监视并分析着公民的一举一动。个人、群体挑战政权将变得愈来愈困难——上层群体掌握着一切权力,而远在大众可及范围之内的技术瞬间就成了jí权的帮凶。因此,表面上技术看起来和政治毫无瓜葛,但事实上“政治”是每个技术人都必须列入自己的“必须考虑的事项”列表的。(不过,通过技术制衡权力的方法我尚无力讨论)

我看过一个词“奶头乐”(tittytainment),大概说的就是用无关统治阶级痛痒的东西——娱乐新闻之类——麻醉穷人的维护政权稳定的手段。如果细细考虑这个问题的话,恐怕被麻醉的不只是经济上的穷人,还有思想上营养不良,对此缺乏防备的你我。某种程度上,奶头乐是隐藏在技术进步下的阴谋,如果不是“阳谋”的话。但是从编织这种阳谋的人角度看,却又不得不说这是发家致富的绝好办法(啊呀我还真是邪恶呢)。照这个逻辑分析,变强,做个领导者,让别人都叼着奶头对我俯首称臣,才是真正的生存之道。(喂画风不对吧?)

上一段提到那个招式,实在有损人利己的因素,不利于实现共产主义(你还真是乐观),不利于人的全面发展。有没有双赢的办法呢?我想了一下,只能给出“可能有”这样含糊的解答。说“可能”,是因为世界上人这么多,发展资源(物质资源)总要争夺吧?有争夺就有输赢吧?说“有”,是因为我想到Jack Ma、Bill Gates、Steve Jobs这样的巨富,我想,他们得到了资源,又创造了新的资源(新的理念-新的技术-新的工作岗位),简而言之,他们改变了这个世界的运作方式——大众认可的、欢迎的新的运作方式,未必是奶头乐。(智能终端,支付宝(这里不说“电子钱包”是因为支付宝有着显然的统治地位)代替钱包,智慧机器……)

Failure costs

就我个人而言(哎呀这可真是狭隘呢),要变强,不仅要保持努力的势头,还要挖掘自己的胆识。创新需要尝试,尝试就有可能失败……
失败的成本是什么?导师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。失败是有成本的,有时很惨痛,未必负担得起,这种程度的事情,比如江苏省电子设计竞赛已经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(可能是)不可磨灭的可怕印象——直接拖我考研复习的后腿。

(哦,你的意思是考上研,并且考上一个好学校,就离闷声发大财更进一步?)

至少在2016年的那个夏天我是这么想的,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依然是这么想的,只不过出发点有点不一样。说大学没用也要有用也罢,读本科的经历给我这样“不知道以后该干什么”的绝大多数人提供了一些线索(专业知识与实践上的线索,社会工程学上的线索)——虽然说这些线索,一个有脑子的人上上网,搜刮搜刮图书馆也能找到。但是这些线索本身还是太单薄,而且苦于本科学校环境不利,总觉得自己的专业基础没打好……【下面谈读研该怎么办,抱着怎样“决死”的信念利用研究生的资源(与本科生、与其他比较?)和时间】

而后记

然而“下面”并不要谈“读研该怎么办”。或许应该认真考虑“人生到底应该是怎么回事”才对(笑)。

这篇文章的最后编辑时间是2017年11月20日,然后就一直躺在了我的草稿箱里。那时候我还不是单身狗,每天都去图书馆,学点这个学点那个,虽然不是很专精但莫名其妙优点充足感。研二感觉有点跟不上趟了,特别是那种老师一边催命一样要发论文,一边自己又没想好未来的打算(即使是现在也不是想的很清楚啊混蛋!)。到了研三,我仿佛和上文提到的师兄们走了完全不同的路:该实习的时候没实习到位,该找工作的时候却抽不开身(或者说心理没准备好)。我仿佛成了实验室老大,导师的左右手,什么事情都得我亲自动手。我一度与老师有点不愉快。我一次又一次地感到成熟来的是那样晚,比别人晚了太多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