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梦似幻,余音袅袅——忆《幻奏盛宴》交响音乐会

离开上海两星期有余了,然而想起8月20日晚的情景,我仍然会感到眼眶里会有什么要流出来……

其实我入圈时间并不长,到音乐会开始时不过一年零二个月。总的来说,喜欢东方的音乐,程度上比游戏要多一些吧。个中原因,看官也许会觉得莫名其妙却又在情理之中: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练习那糟心的、令人眼花缭乱的弹幕射击技法;(去年)暑假适逢考研复习最艰苦的时段,或妙趣横生,或凄美婉转,或雄壮辽阔的东方(Touhou)系音乐,实在是给令人沮丧的复习气氛中注入鲜活的空气。晚上回宿舍的路上,我总是不禁要播放一曲东方……

我是从THBWIKI上知道音乐会之事的。

受主流文化的影响,很长时间以来,我都想着:在国内,二次元的触角最多也就能够得到到漫展的程度吧。主流文化已经能够容忍二次元这样的“异端”步入高雅艺术殿堂了吗?

好在最后还是办成了,虽然遭遇了抢票风云,黄牛敲诈,跳票风波,加演疑云……以至于整个7月以及8月上旬都让我觉得音乐会去不成了。

(梦里我买到了秘封票,坐在第二排正中间,一边聆听,一边流泪.jpg)

恐怕也恰恰是这些波折,让像我这样的“车万”众们更加珍惜坐在音乐厅里的机会。尽管场刊、宣传上都有明示,曲目之间不应鼓掌,现场的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——也十分感谢乐团的理解,指挥赵晓鸥先生每次都回过身来,深深鞠上一躬……

听到熟悉的旋律变成提琴的弦音,木琴的敲击,大鼓的鼓点,似曾相识的旋律简直突破了二次元和三次元的界限,刹那间的不可思议立刻便被深深的感动淹没。这就是所谓“信仰”吗!

如果有人带头,我一定会在终了时起立鼓掌(毕竟一个人从后排站起来总有些莫名其妙)。事实是,现场不仅全体起立,而且“掌声经久不息,指挥三次谢幕”;不仅全体起立,而且在加演《春之岸边》时气氛达到最高潮,所有人在曲终后再次起立鼓掌致意!——掌声驱散了所有购票以来经历的委屈。所有信仰,所有感动,全部化作无言的、雷鸣般的掌声!

(泣不成声.jpg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